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切实提高教师待遇,确保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引起社会好评。实际上,早在2005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第二十五条就已经明确提出: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并逐步提高。

遗憾的是,这些规定在一些地方还没有得到落实。要从根本上解决教师待遇问题,必须从教育经费投入机制改革和教师绩效工资机制改革这两个“牛鼻子”入手,切实破除教师待遇低的根源性问题。

当前,我国基础教育普遍实行“分级办学、以县为主”的经费投入体制,基础教育经费保障由县市财政为主,强调县域均衡。这就使得县级财政实力直接影响教师待遇——各地经济发展水平和地方政府财政实力的差异,导致了教师待遇的不同,地区间差异极大。尤其是在一些地方政府债务居高不下的现实背景下,不少地区甚至出现拖欠教师工资的问题。

要让中央政策落实到位,就需要改变教师待遇的区域间差距。事实上,我国教育均衡的目标,绝对不应该仅是县域内的均衡,也应包括全省、全国范围的均衡。随着税制的不断改革,省级政府和国家层面也更有能力实现整体性的统筹和均衡。因此,改变教师待遇,实现区域均衡,就要改变现行的教育投入机制,建立以县级财政、省级财政和国家财政三位一体的投入机制,从全局层面统筹基础教育的整体投入。

另一方面,现行教师的绩效工资机制,也严重制约了教师的主观能动性。国家实施奖励性绩效工资和基础性绩效工资相结合的绩效工资构成机制,本意是要调动教师的积极性,营造“能者上,庸者下”的竞争氛围。然而,在实际执行过程中,由于绩效工资的总量按照教师数额提取,等于是把教师应有的收入拿出来和其他人做二次分配,很难真正体现教师的教学课时和业绩。同时,不少教师都反映,学校教学管理人员和行政事务人员由于占有政策制定权、解释权和执行权,其工作量远不如一线教师,绩效工资总额却比一线教师多,造成了很大的不公平。

要解决这一问题,就要尽快完善教师绩效工资制度,改进绩效考核办法,使绩效工资充分体现教师的工作量和实际业绩,营造一种“按劳分配为主、多种分配机制相结合”的良性分配机制,形成公平、公正、公开的绩效工资发放环境,从而充分调动教师的积极性、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投身教育事业,提升基础教育的整体质量。

据中国之声《全球华语广播网》报道,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日前印发《关于深化教育体制机制改革的意见》,要求切实提高教师待遇,重申要完善中小学教师绩效工资制度,确保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者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

两办发布的《意见》指出,要完善中小学教师绩效工资制度,改进绩效考核办法,使绩效工资充分体现教师的工作量和实际业绩,确保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落实艰苦边远地区津贴、乡镇工作津贴以及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和艰苦边远地区乡村教师的生活补助政策。依据艰苦边远程度实行差别化补助,做到越往基层、越往艰苦地区补助水平越高。进一步完善特殊教育教师工资保障机制和职业院校内部收入分配激励机制,扩大高等学校收入分配自主权。教育部部长陈宝生表示,加快构建优秀人才终身从教机制,教师地位待遇是关键一环。据教育部数据,教育行业国有单位在岗职工的年平均工资水平已由2010年的3.98万元提高到2016年的7.75万元,教师职业吸引力进一步增强。

这个消息对于广大教书育人的老师而言的确是一个好消息,我们也希望这个《意见》能尽快地得到落实和推行。把目光投向海外,看看其他国家教师的工资待遇与公务员相比处于怎样的水平,又按照什么标准来进行发放呢?

 

澳大利亚:扁平化工资分配 最顶级教师到9万澳币封顶

据《全球华语广播网》澳大利亚观察员胡方介绍,在澳大利亚,教师的工资基本上和公务员的平均薪酬持平,工资待遇较其他职业有扁平化的特点,总体上提升的空间不大。不过它的优势在于假期多、工作时间短、养老金的待遇也相对较高。澳大利亚教师的平均工资按照公立中小学教师的标准薪酬,2016年的数据约为78000澳币,约合40万人民币。这一数据基本和澳大利亚整体的平均薪酬持平,但是略低。虽然澳大利亚中小学教师的工资并不突出,但因为一些潜在的优势仍然较受欢迎。首先是假期多,一年澳大利亚的中小学会有四个假期,不算上公众假日和双休日,仅长假就接近四个月,而且对于教师而言都是带薪假期。另一方面,由于澳大利亚学校上课的时间较短,每天学生从9点上到3点,虽然教师上班时间会略比这个长些,但是仍然比其他职业要短。如果按照时薪标准来计算一个教师的收入,实际上教师的收入会高于很多看起来年薪更高的职业。此外,在获得养老金方面,教师职业和政府公务员一样享受每年17%的工资养老金,这比其他职业9.5%的养老金来的更多。

澳大利亚刚入职教师和资深教师的工资差距并不明显,最顶级教师到9万澳币就基本封顶了。而反观公务员,职务级别提升、收入增加的空间会更大。这种扁平化工资分配的好处是,很多刚入职的教师能获得不错的起薪,而缺点是如果要更上层楼,突破十万澳币大关,即使是资深老教师也比较困难。

 

俄罗斯:收入差距不大 但隐形福利方面天壤之别

在俄罗斯,教师和公务员的收入差距不算是特别大,但是隐形福利方面却有着天壤之别。公务员在俄罗斯是收入最高的工作之一,三分之一的俄罗斯年轻人都希望成为公务员。俄罗斯66个行政区的地方公务员工资是当地平均工资的一倍半。相比较而言,俄罗斯教师的工资水平稍显逊色。

据《全球话语广播网》俄罗斯观察员张舜衡介绍,以义务教育阶段的教师平均月工资为例,只有32000多卢布,约合不到4千元人民币,类似于俄罗斯初级医生的收入水平。俄罗斯各地教师的收入差距非常悬殊。首都莫斯科薪资明显高出全国平均水平一倍,教师的月工资约合8千元人民币。在社会福利方面,公务员享受的很多优惠政策是教师无法想象的。每当选举临近,地方行政长官希望以此拉拢最亲近的公务员群体。高级别政府官员可以开公车、住别墅、使用专用通信设备,甚至级别比较低的官员也享受到不同的优惠政策。为了增加教师收入,俄罗斯教育部改革苏联时期的固定工作制度为教师新劳动工作制度,新制度在保留了基本工资、补偿性工资以及有限且不确定奖金的同时,引入了激励性工资。一般根据教师的工作成果和效率确定,具体指标既包括学生发展方面的考核,也包括教师自我提升的成绩,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教师收入的不足。

 

德国:收入存在地域、学校类别的差异

德国教师分为公务员和职员两种,前者是根据公务员工资等级享受薪金待遇,而后者则根据入职合同工资标准来领取薪水。德国教育事务是由各联邦州主管,所以在教师待遇方面存在一定的地域差异,其中柏林的平均水平最高,中学教师月均工资约5000欧元;莱法州最低,中学教师的工资大概是3500欧元。

据《全球华语广播网》德国观察员薛成俊介绍,在德国,教师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业,除了获得执业资格的条件比较严苛,工作任务也是相当繁重。根据2016年的数据,德国教师的平均年薪为55252欧元,在欧洲属于较高水平。德国教师的收入除了因地域和学校类别不同而有所差异,与教龄的长短也有直接关系,如中学教师教龄超过15年后的平均年薪可达到6万欧元左右。不过教师在德国并不是一个轻松的职业。首先取得教师资格并不容易,德国没有师范大学,要成为教师必须首先大学毕业后再进行专门的培训;教师的工作也非常繁重,虽然德国大部分的学校只有半天上课,但是教师一般都要教授两门功课,每周工作的时间达56.8个小时。很多人还认为教师有许多的假,实际上很多教师在假期要给学生批改作业,参加培训进修等,真正能享受到的假期与普通人一样也只有30天左右,所以以工作量和付出的辛劳来看教师在德国并不属于高收入阶层。

 

教师待遇问题一直是社会舆论关注的焦点,尤其是基层教师们的工资待遇更令人忧虑。比如,此前有媒体曾报道,黑龙江部分工作了20多年的基层教师,每月到手的工资只有2000多元,另据调查显示,有高达百分之七十左右的乡村教师每月可支配工资仅有1500元左右。在此语境下,意见要求切实提高教师待遇,确保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这对于广大教师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讯。

事实上,确保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这一提法并不新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至少已有十多年历史。1994年1月1日实施的《教师法》第二十五条明确规定:“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或者高于国家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并逐步提高。”2006年9月1日实施的新《义务教育法》第三十一条指出:“各级人民政府保障教师工资福利和社会保险待遇,改善教师工作和生活条件;完善农村教师工资经费保障机制。教师的平均工资水平应当不低于当地公务员的平均工资水平。”前段时间,教育部发布《县域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督导评估办法》,其中明确提到,县域义务教育学校教师工资收入不低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但实际上,很多地方的教师工资不仅大大低于公务员水平,且还面临着拖欠、发不出钱等窘境。

此次,意见再次强调“确保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显然意味着教师收入偏低的现象已然存在,而且较为普遍。但问题是,既然《教师法》《义务教育法》早已明确,规定“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各级地方政府就应该严格执行相关法律要求,而不能让其沦为空头支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一种悲哀。从另一个层面也折射了这样一个尴尬的事实:“确保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实际上并没有得到不折不扣的充分落实。

因此,确保“确保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除了发文要求之外,还要在法律执行上加大力度,进一步细化完善配套相关法律规定,强化其可操作性,保证能监督、可追责,督促相关部门落实好相关政策,提高教师待遇,改进教师职称评审,让教师安心从教、矢志从教。特别是随着二孩政策的实行,未来国家肯定需要更多的教师,尽快增强这个行业的吸引力显得尤为迫切。

保障教师薪资待遇,是改善教育环境的第一步。希望“确保教师平均工资水平不低于或高于当地公务员平均工资水平”能够真正落到实处,为教师精心从教创造条件,在更大程度上促进教育事业发展,并促进社会公平公正。